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光谷新闻 > 媒体聚焦  > 正文

湖北日报:“钢时代”打家底,“车时代”育支柱,“芯时代”创未来—— 武汉经济动能“后浪”奔涌

发布时间: 2020-09-03 08:31:06来源:内设机构 【字体:

阅读提要

2019年,光谷GDP首次跃居武汉各区之首,武汉经济内生结构悄然生变。

从钢铁,到汽车,再到高新技术产业,半个多世纪以来,每一轮产业结构的变迁,都在不同的历史时期,引领着这座城市经济发展的方向,并成为新的脊梁。

巨变不仅仅在光谷。两江三镇,全域创新的思路之变,正在发生。

武汉正在迎来动能转换和产业升级的标志性时刻。

今年上半年,武汉东湖高新区GDP及增速继续引领武汉第一。此前的统计数据显示:2019年,光谷GDP已达1876.77亿元,首次跃居武汉各区之首。

——这标志着,工业重镇武汉在产业结构上逐步实现“腾笼换鸟”。

武汉市经信委相关负责人介绍,直至“十一五”末期,钢铁、石化、机械制造等传统工业仍是武汉的主导产业。2011年,电子信息、汽车及装备制造、生物医药三大新兴产业,投资比重仅占该市37.7%。而到2016年,这一比重已快速跃升至63.6%。

2019年,武汉GDP逾1.62万亿元,位居全国第八。其中,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增速11.8%,占GDP比重25.7%,数字经济占比约40%。

奔涌的“后浪”:

一次蓄力30年的起飞

8月26日,业内领先的5G物联网自动化组装线“量子线”,在联想武汉基地投用。过去,一条生产线上要50多个工人,现在只需要20多人。

早前,长江存储最新128层QLC 3D NAND闪存芯片,在光谷研发成功,这也是全球首款128层QLC三维存储芯片。

过去一年,在光谷这片科技创新的热土上,全球最大产能的中小尺寸面板生产线投产、全国第一条全流程5G智能生产线投运、湖北互联网企业首次赴海外上市、全省第一家科创板上市企业诞生……

新产业、新业态、新技术、新模式集中爆发,大武汉的经济名片,悄然焕变。

新中国成立以来,一批国家重点项目密集布局武汉。钢铁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都是武汉最大的支柱产业,承载着炽热的城市记忆。

上世纪90年代前后,武汉以“钢、车、机、新”开启新一轮产业调整,汽车、光电子两大产业奠基。

“与钢铁和汽车的产业使命不同,光谷的使命自诞生便具有双重性——既要抓科技,也要搞经济;既要能顶天,还要能立地。”省人民政府咨询委员、武汉大学教授李光说,所谓“顶天”,就是要在科技创新上不断突破“无人区”,代表中国科技参与世界竞争;所谓“立地”,则是要探索破解“科技与经济两张皮”难题,将科学技术真正转化为生产力,服务于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。

过去30年,几代科技创业者薪火接力,将光谷推向全国最大的光纤光缆生产基地、最大的光电器件生产基地、最大的光通信技术研发基地和最大的激光设备生产基地。集成电路、新型显示器件、下一代信息网络、生物医药四大产业,入列国家首批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,数量与上海并列第一。

2019年,光谷规上工业增加值、固定资产投资、工业投资等均保持两位数增长;规上工业增加值增幅、工业投资增幅、进出口总额、招商引资实际到位资金总额、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等皆居武汉之首。

自2014年起,光谷新注册企业便以每年翻一番的速度增加。去年,光谷新增企业2.7万多家,企业主体突破10万家大关,平均每个工作日新注册企业120多家,每12分钟就有1家新企业诞生。

“这些都是反映经济发展质量的核心指标。”省政府研究室党组书记、主任覃道明认为,主要经济数据的变化,一定是产业变迁的结果,也在一定程度上体现出全省产业转型升级的动向。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普遍加大、增长减速的大背景下,光谷的逆势上扬,根本在于高新技术产业、战略性新兴产业唱主角,起到了顶梁柱的作用。

兄弟的“较劲”:

“不是弯道超车,而是换了车道”

光谷往西北而去,几十公里外,另一场转型之战也箭在弦上。

武汉临空港经济技术开发区(东西湖区),是武汉最早的蔬菜和农产品集散地。自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起,便靠食品工业“一柱擎天”。

可口可乐、百事可乐、雪花啤酒、统一、康师傅、周黑鸭……从新沟到吴家山,几百家国内外食品企业,一度包揽武汉千亿食品工业60%的产值。

随之壮大的,是物流。亚马逊、顺丰速运、京东亚洲一号仓库、苏宁物流等众多“物流大亨”,无一不在此落脚,车行南北,货贯东西。

但,东西湖早已不满足于“卖水和方便面”。它开始谋划一盘更长远的棋。

东西湖区径河街,过去叫径河农场。30年前,这里农田、果园、鱼塘遍布,居民以捕鱼、种田为生,为武汉市供应蔬菜、瓜果和鲜鱼。如今,驱车径河,农田鱼塘已成记忆,气势恢宏的国家级产业基地、科技大厂,在黄土地上拔节生长。

“风向”是在2016年改变的。那一年,武汉市及东西湖区几经争取,国家网络安全人才与创新基地落子,成为武汉四大国家级产业基地之一。占地318亩的网安基地,像一座迷你“城中城”,将产业孕育、企业发展和人才培养一网打尽。目前,58个项目已签约落户。

9月,武汉大学国家网络安全学院、华中科技大学网络空间安全学院的1300余名本硕博大学生,分批入驻网安基地。这些年轻力量,是希望的血液,更是创新的火种。

一子落而满盘活。思路变,则出路变。

国家级网安基地这块“金字招牌”,成为了径河街乃至整个东西湖的转型“开山斧”。

2017年,京东方落户东西湖,次年投资460亿元建设10.5代液晶面板生产线。加上此前在光谷布局的华星光电和天马,中国显示面板“三巨头”,实现“武汉会师”。

京东方开工不到一个月,世界500强企业美国康宁来了。这家引领全球的特种玻璃老牌巨头,一出手就是14亿美元,打造10.5代玻璃基板生产线,为京东方做产业配套。随后,另一世界500强企业法国液化空气集团落户,投建大宗气体站,服务京东方。

“这不是弯道超车,而是直接换了车道。”李光说,面板显示产业和网络安全产业,都对技术创新有着极高的要求。东西湖越过众多产业,从食品和机电直奔高新技术产业的“峰顶”而去,雄心可见一斑。这也表明,武汉的产业创新格局,正从光谷一枝独秀,迈向全域创新。

城市的竞位:

武汉的未来在哪里

10年前,《南方日报》一篇长篇通讯《可怕的成都》,掀起各地对成都发展经验的关注。

文中写道:制度创新已成成都官场风气。为官一任,在制度创新上有没有做出什么成绩,在全国叫得响的制度创新有多少,成为成都考核官员的条件之一。

2019年,为搞活新经济,成都在全国率先组建新经济发展委员会,从机构改革这个“根”上进行大刀阔斧的突破。它的目标,是“成为新经济的话语引领者”。

去年,成都GDP突破1.7万亿。在经济含“新”量上,成都高新区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285.6亿元,占成都经济比重的13.4%。

2018年,中国创新型城市的标杆深圳,研发投入占GDP比重4.2%,与以色列投入相当。2019年,深圳经济总量逼近2.7万亿,其中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突破1万亿。

同为创新型城市的杭州,2019年的GDP中,高新技术产业占规上工业增加值的61.7%。

“数据是会说话的,观一叶而知秋。”覃道明认为,这些快速崛起的城市,无一例外都是创新驱动型城市,从改革、生态、政策、思想上,都值得武汉研究学习。从武汉产业发展轨迹看,“钢时代”奠定了家底,“车时代”培育了支柱,而“芯时代”代表着未来。武汉经济的未来,根本是推进更深层次的改革开放,特别是在事关国家发展命脉的芯片、生物医药等领域占领制高点,使武汉在全球优势产业集群中占据一席之地。

他说,每一个时代都肩负着不同的使命,不是后一个时代对前一个时代的简单取代,更不是“后浪”掀翻“前浪”,它是城市优势和能量的一代代叠加、一步步积累,最终在发展大潮中一路向前。

政府网站
区内企业网站
国家高新区网站
自贸区网站
信用网站
专题栏目
版权所有: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管委会 地址:武汉市高新大道777号(高新大道与光谷四路交叉处)
鄂ICP备16021917号-1 网站标识码:4201000013 邮编:430075

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744号  联系电话:027-67880666


技术支持:湖北荆楚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
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