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光谷新闻 > 媒体聚焦  > 正文

湖北日报:“武汉造”光棒光纤光缆产销量全球第一

发布时间: 2021-07-19 16:40:23来源:内设机构 【字体:

编者按

这里是全球最大的光纤预制棒和光纤光缆研发生产基地、我国最大的光器件研发生产基地、全国最大的激光研发生产基地。

过去40年,这里用一束“光”,改写了中国通信史。

这里还是全国最大的存储芯片研发生产基地之一、最大的中小尺寸显示面板研发制造基地,更是我国互联网新经济“第二总部”扎堆最密集的地区。

这里是湖北—— 一个有光、追光、造光的地方。今起,本报聚焦“光芯屏端网”五大湖北“新名片”产业,推出系列报道“芯光灿烂看湖北”,敬请关注。

上世纪70年代初,美国率先实现光纤技术突破。武汉邮电科学院科技人员赵梓森,为了证明“用小小的玻璃丝通信不是天方夜谭”,实验数千次,甚至顾不上实验中不慎被四氯化硅液体灼伤右眼。

几年后的1976年,在邮科院一楼厕所旁的简陋实验室,中国第一根石英光纤诞生。

这根7米长的玻璃细丝,自此改写中国通信史。

1985年,我国第一家激光企业楚天激光,创立于东湖之畔。光纤与激光,共同成为日后“中国光谷”的火种。

时至今日,烽火通信一根光纤,已可容纳300亿人同时通话,相当于“4个地球”上的人一起“煲电话粥”。长飞30年生产光纤近7亿芯公里,首尾相连,够从地球到火星最近距离拉6个来回。

创新驱动,大潮奔涌。新时代转型发展征程上,背靠数千亿规模光电子信息产业、谋划“光芯屏端网”万亿集群的湖北,芯光闪烁,灿若星河。

“总书记问我,你们的长飞梦是什么”

“你现在看到的,就是光纤光缆行业最核心的光棒制造。”在长飞光纤光缆股份有限公司的光纤预制棒PCVD工艺车间,一根管道正在封闭的轨道上来回穿梭,每走一次,管内就会沉积一层薄薄的玻璃。当沉积3000多层后,拉光纤的棒芯便初步形成了。

长飞公司执行董事兼总裁庄丹说:“2013年总书记视察长飞时,我们的光棒直径为20厘米,每根棒可以拉7000多公里光纤。如今,光棒直径已突破至23厘米,单棒拉纤可达1万公里,为全球最高技术水平。”

长飞人永远忘不了,8年前的7月21日那个雨天。习近平总书记在车间登上30米高的拉丝塔顶,不顾拉丝炉刺眼的光芒,观看了解光纤预制棒被融化的拉丝过程。

“总书记当时问我,你们的长飞梦是什么?我说,用6到8年时间做到这个领域的全球第一。总书记又问,为什么有这个长飞梦?我说,如果中国每一个行业,都有企业做到全球数一数二,那么我们的国家,也必定会成为世界级的创新大国和经济强国。”这一席对话,庄丹一直牢记。

33年前,长飞派出第一批技术骨干及管理人员远渡重洋,赴荷兰学习光纤技术。很少有人知道,长飞名字中的“飞”,指的便是当时的合资方之一荷兰飞利浦。

“30多年前,我们不得不拿市场换技术。为了实现科技自主、用自己的碗装自己的粮食,过去1万多个日夜,我们研发创新片刻不敢停歇。今天,中国的光纤终于能够走出国门,用技术换市场。”庄丹说,长飞是目前全球唯一同时掌握了PCVD(等离子体化学气相沉积法)、OVD(管外气相沉积法)和VAD(轴向气相沉积法)等预制棒三大主流制备工艺的企业。

2016年,长飞预制棒、光纤及光缆三大主营业务全面问鼎全球第一。兑现对总书记的那一声承诺,仅用了4年不到。

员工持股,开央企上市公司先河

2009年,已成为全国光通信巨头的烽火科技,正在面临一场前所未有的人才争夺战。

脱胎于武汉邮科院的烽火科技集团,堪称我国光通信的“黄埔军校”,以中国“光纤之父”赵梓森院士为代表,集结了当时全国最顶尖的光通信人才。

激烈的市场竞争中,激励机制不如民营企业灵活的央企烽火科技集团,一批又一批骨干人才陆续流失。

怎么办?

那一年,光谷获批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,并成为股权激励试点区。

烽火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:在其下属最大企业烽火通信实施员工持股!

这是全国央企上市公司中,第一家实施股权激励的企业。首批200余名技术骨干获得公司股份,成了企业的“主人”。

2013年,光谷发起设立国内首个股权激励专项资金,借钱给企业员工买股份,总额5亿元。单个企业总申请额度最高3000万元,个人单笔最高可借款300万元。

2014年,烽火通信再度实施大规模股权激励计划,732名骨干管理层与核心技术人员,以7.15元/股的价格,买入公司2879.5万股股票,总金额2.03亿元。这是当时获国务院国资委批准的央企股权激励计划中,人员规模最大的一次。

光器件领军企业光迅科技,同期实施1.25亿元股权激励计划,涉及236名骨干人员。

——首批向光谷股权激励专项资金借款的5家企业中,4家来自“烽火系”。

美国哈佛大学教授威廉·詹姆士研究发现:在缺乏激励的环境中,人的潜力只能发挥出20%至30%。如果受到充分的激励,他们的能力可发挥80%至90%。

在中国工程院院士、中国信科集团副总经理余少华看来,央企上市公司实施股权激励,是国企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。光谷率先设立股权激励专项资金,不仅是体制机制的创新,也为国企改革打通了一条留才路径。

过去7年,光谷累计拿出了3.75亿元,支持22家高科技企业实施股权激励。今年,光谷股权激励专项资金规模扩大至10亿元。

结束我国无力研发高功率激光器历史

一块厚度不到0.1毫米的超薄玻璃有多“脆”?

这样一块比头发丝还细、还薄的玻璃,在激光切割下,也能“毫发无损”地精准成型。作为我国最大的激光设备及高功率激光装备供应商之一,华工激光自主研发的超薄玻璃激光切割技术,切割速度每秒超过200毫米,上市后将应用于折叠手机、超薄电池基板等3C领域。

2019年,主攻太阳能光伏领域精密激光加工设备的帝尔激光,在深交所上市,并在以色列设立全球研发中心。

帝尔激光总经理李志刚介绍,过去3年,公司都是“翻番式增长”。2018年营业收入3.65亿元,2019年达7亿元,2020年顶住疫情压力跨越10亿元大关,企业平均净利润达营收的40%。

走进锐科激光的应用工艺检验车间,几十台功率不一的光纤激光器,光束飞旋。

一名操作员正在给一台8000瓦的光纤激光器“试刀”——3厘米厚的钢板,毫秒间光起“刀”落,跟切豆腐一般。作为20世纪的重大发明,激光被称作“最准的尺,最快的刀”。

锐科激光副董事长、总工程师闫大鹏百感交集地说,曾经,进口光纤激光器一度占据中国80%的市场份额,一台1万瓦的光纤激光器,最高卖到700万元。

2013年,中国第一台1万瓦连续光纤激光器在锐科诞生,结束了我国不能自主研发高功率光纤激光器的历史。

2018年,锐科上市。截至目前,锐科直接应用客户超过1500家,出口欧美等40多个国家和地区。

闫大鹏说:“中国的光纤激光器在跟跑多年后,终于能与世界并跑。”

——在武汉未来科技城,这些激光上市企业和崛起中的激光产业集群,只是光谷30多年创新跨越的缩影。

当前,湖北正以武汉光谷为支点,打造“光芯屏端网”万亿产业集群,支撑东湖科学城和光谷科创大走廊建设,引领新时期湖北创新驱动的高质量发展。

政府网站
区内企业网站
国家高新区网站
自贸区网站
信用网站
专题栏目
版权所有: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管委会 地址:武汉市高新大道777号(高新大道与光谷四路交叉处)
鄂ICP备16021917号-1 网站标识码:4201000013 邮编:430075

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744号  联系电话:027-67880666


技术支持:湖北荆楚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
>